案例书

低头族注意了,行人也能构成交通肇事罪!

   
2018-12-06阅读(0
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中山市一位行人未按交通灯信号横过马路,并在横过马路时使用手机,结果与行驶中的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摩托车乘客死亡。近日,该行人被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摘 要

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中山市一位行人未按交通灯信号横过马路,并在横过马路时使用手机,结果与行驶中的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摩托车乘客死亡。近日,该行人被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可能都觉得行人属于道路交通事故中的弱势群体,一般发生交通事故,都认为是对方机动车辆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而此案作为典型的行人违反交通法规引发的交通肇事的刑事犯罪案件,就是由于行人未按照交通信号灯的指示横过马路,并且在此过程中一直使用手机,引发本次事故,此案也为所有看手机的低头一族敲响了警钟!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重大公私财产损失的行为。



行人违章穿越马路,机动车辆因躲避不及造成其他人员的伤亡,或者骑自行车的人违章骑车将他人撞死等情形,对于上述人员在从事交通运输过程中,违反交通规则造成重大事故的,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在理论界存在几种不同的观点:肯定说认为,上述行为同样危害公共安全,应当构成交通肇事罪;否定说认为,驾驶非机动车辆不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质,不应定交通肇事罪,而应根据其具体情况,确定是否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或者过失致人重伤罪;折中说则以上述行为人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行为是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质为标准确定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如果在行人稀少、没有车辆来往的道路上违章骑三轮车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就不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质,只能分别认定过失致人重伤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



林维教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从事交通运输人员或者非交通运输人员,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在分清事故责任的基础上,对于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上述司法解释明确了非交通运输人员也可以成为交通肇事罪的犯罪主体。



实际上,道路交通安全法中也有多条对行人和非机动车辆的道路通行规则作出规定,说明上述主体的行为当然属于公共交通安全范畴。问题的关键在于,上述交通行为是否发生于公共交通运输领域,按照《交通肇事罪解释》第八条规定,在实行公共交通管理的范围内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依照交通肇事罪的有关规定办理。只要在公共交通运输领域发生交通事故,例如在公共交通道路上骑车,就应当推定其所存在的对公共安全所具有的具体危险,况且其所危害的仍然是不特定人的安全,因而可以构成交通肇事罪,进一步地具体判定、区别例如在空旷的道路上或者人员密集的道路上的骑车行为是否对公共安全具有危害,既不可能也不科学,更无必要。此时,过失致人死亡罪或者过失致人重伤罪的构成要件不能完全地评价上述行为。但是当其行为发生在非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内,因而不具有对公共交通安全的危险时,就不应认定构成本罪。又例如行人在借道通行时未避让在本道内行驶的车辆,致使在本道内行驶的车辆发生碰撞,造成人员伤亡或者重大公私财产损失的,也应构成交通肇事罪。


意见反馈